杨彧

人類的本質是偽裝和欺騙。

“那我就把話說明白吧。”

溫晨榮把楊臨的臉捧起,食指輕輕蹭刮著,聲音輕柔字字清晰的對他說:

“我可以看著你在別人哪里開懷大笑,也可以接受你和別人在一起,甚至還會給予你們祝福。可我唯獨受不了你哭著,而我只是個局外人什麼又做不了的感覺。”

“你明白我意思嗎,楊臨?”

“所以以後有什麼事情……能不要再瞞著我了,可以嗎?”

陽光輕柔的打在溫晨榮的半邊臉上,襯的模糊卻溫柔,楊臨看的有些出神,於是剛哭過的眼睛又蒙上了層水霧。楊臨忽的伸出胳膊環住溫晨榮的脖子,壓著哽咽回了他一個字:

“好。”

繼而稍稍踮腳,吻住了面前青年柔軟的嘴唇。溫晨榮抱著楊臨,將來不及說出的千言萬語淹沒在這一吻里。

陽光淌了滿地,帶著過往的陰暗消融,終是塵埃落定。

也依舊向著遠方。

“ 
        百合綴著露水,
        我沾染了鮮血,
        而你還站在門外,
        輕聲問我還愛不愛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”

我目光短淺,看不到光。

無法

2018.10.12—有感而發

我無法牽起你的手,但是可以看著你的背影。

我無法成為你的依靠,但可以為你藏起我的傷。

我無法存在你的未來里,卻可以讓你在我的過往閃爍光芒。

我無法向陽而生,卻可以在黑暗里壓抑著哽咽對你說上一句:我沒事。

幻覺

2018.10.6-有感而發
1.
我朝滿天繁星墜去。

2.
十月了,天氣卻還同夏日開始般炎熱,即使如此我還是套著長袖外套走在大街上,頭髮鬆散的綁著,像我一樣頹廢著。

我抬頭向天空望去,几縷云綴著乾燥的天空,像是被漂洗又甩乾了無數次的布料,皺巴巴的,泛出了慘淡的白透著乾燥。

樓房艱難的撐起這片乾燥的布料,高低不一的,整片天空顯得不勻稱。

太陽在一旁懶懶散散的問高樓為什麼長成這樣,再一會又問天空為什麼這麼乾燥,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就是罪魁禍首。

高樓沉默著,沒有理會太陽,可天空被吵的難受,想要扯幾片星辰上來,何奈太重太多,只得一點點扯上來。倒是月亮積極,不請自來。太陽莫名的就被月亮哄走了,一邊罵罵咧咧一邊走向地平線。

星辰大概是過期了,拿了好幾層也只是黯淡著,我在一旁看著,總覺得少了點什麼,於是將墨水潑了上去。

月亮稍稍躲了一下,也還是被潑到了些許。我連連道歉,月亮剛想說寫什麼,卻被天空的道謝打斷了。

我聳了聳肩,脫下外套離開了。

3.
我猛的想起,家鄉的繁星好像也快過期了,可能以後也只能看到大片的墨,繁星疲疲的閃著。

真是太難過了。

我又把外套穿上,裹緊了點。

風突然在我耳邊放聲大笑,吵的我腦子疼。路邊的花草被風嚇到了,突然放聲大哭,風也笑的更加猖狂了。我捂住了耳朵,卻忘了風里還俠著刀片,刮的我手疼,好似流出了鮮血。

一旁的墻發了善心,將幫我把風擋住,再又罵了風幾句,風覺得無趣,繼而和樹吵起了架。

我一路上聽著樹和風的吵架聲,回到晦澀陰暗的夢里,和新鮮無比的星辰聊起了天。

4.
“這個過往很漂亮。”

“那又怎麼樣,她又不喜歡。”

*突然爆發的哄笑。

“你還沒醒嗎,都多久了。”
“要不要我們把證據再給你翻出來。”
“哎呦你還真是較真啊。”

*一片嘈雜。

“閉嘴。”

*更大的哄笑聲。

【卷桃】夏日

※卷毛x班长

※放飞自我产物

————

1.
    哪有什么一见钟情,分明是蓄谋已久。

2.
    教室里空调温度打的有点低,头顶的风扇悠悠地转着,掩住了老师讲课的声音,变得有些模糊。班长左手撑着头,听得有些犯困,头时不时点一下,仿佛下一秒就要趴在桌上沉沉睡去。

    班长的同桌卷毛,还勉勉强强的撑得住,他用余光瞟到自己同桌已经开始发颤的眼皮,只觉得睡意愈发的浓。班长的睫毛比別的男生长一点,随着眼皮一颤一颤的。明明只是看着,但却像是扫在了卷毛心上,只觉得有些乱。

    “困了?”卷毛靠着最后的一点清醒,稍稍转过头问班长。

     班长撩起眼皮看着卷毛,一个音节从有有些过分红润的唇边溢出: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 声音有些许低沉,但终归是少年,只是本该爽朗的声音里莫名多了份颓靡,听起来竟也显出几分撩人来。卷毛忽然觉得自己心跳有些快,不露声色的眨着眼睛错开了视线,四处张望着不敢去看班长。

    卷毛故作正经的咳了一下,看着班长搭在作业本上的手说:“那就睡呗,怕什么。”班长的手修长纤细,骨节分明,指甲修的圆润,指尖还泛着一点红。

    也不知握在手里是什么感觉,卷毛忽然这样想到。

    班长很轻的笑了一下,用略显颓靡的嗓音开口:“行啊,那你不困吗?”

    “……困啊。”

    “那就一起嘛,反正老师也不会说什么。”

    卷毛又把视线移回班长的脸上,却看见班长对他笑了一下。

    少年人唇红齿白,微微一笑便将人人的心思勾去。像是一块碎石投进平静的湖里,泛起的阵阵涟漪震的人春心荡漾。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,好似闪着光,卷毛毫无预兆的坠入这片星辰之中,成了信徒迷失在里面。

    班长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一笑让自己同桌内心有多大的波动,收了笑之后就直接趴在桌子上了。头顶的风扇仍悠悠的转着,带来的凉风却不能消去一丝卷毛心中的燥热。

    看着自己的同桌连眼镜都没摘,就直接不管不顾的趴在桌子上,卷毛一时之间觉得自己清醒了许多。班长的睫毛在闭上眼后显得更长,在眼底抹上一层阴影,少许湿润的唇微微张着,让人生出些暧昧的想法。

    盯着班长看了一会之后,卷毛揉揉了自己有些泛红的耳朵,去了那些乱七八糟且有些诡谲的想法后,也泄气似的趴在桌子上了。趴了一会估计是觉得不舒心,卷毛又将头向着班长去了。班长那张本就好看的脸就这么放大在卷毛面前,带来的冲击力可不止一点半点。

    卷毛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,这时又掀起了层层波澜。

    两人现在几乎是头靠着头,班长没有睁眼,卷毛也没有说话。卷毛这时看清了班长的眼底还有一颗痣,即使是闭着的眼睛,也衬的勾人。平时总是上扬的嘴角这时也失了弧度,多了份疏人的冷淡,但依旧好看的紧。

    阳光透过窗照进教室,落在无知又大胆,正在偷窥上主的信徒身上,灼得他浑身发热。殊不知,这是上主给予他的惩罚,让他深陷其中从此再也无法逃脱。

    过了一会后,卷毛总算是静下心来,将眼阖上,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他心里扎了根又发了芽。

3.
    楼道里,九月的空气依久燥热的恼人。鞋底磕到水泥台阶的声音,嘈杂的说话声,碰在楼道的墙壁上,向四处散去,又再弹回来,闷闷的回响着。

    班长和卷毛并肩走着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 大家都刚从空调房里出来,身上多多少少带着点凉意,班长的手还有点冰。卷毛手靠的近,不小心蹭到了班长微凉的手背。明明只是一点点的凉,卷毛却觉得手指像是触到了极为炽热的东西,热度从手指蔓延到全身,烧的卷毛心口发烫。

    卷毛轻轻捻了一下指尖,又将手向班长凑了过去。

夕陽

2018.9.15-有感而發

夕陽發燙。

透過雲層把云烤到邊緣焦黃,吱啦啦作響,血灑滿了整個天空。雲疼的想哭,於是它就很努力的挪啊挪。雖然看起來很慢,但是它真的很用力很用力了。

可夕陽不想讓云走啊,但是它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離雲朵越來越遠。於是夕陽哭著說,你不要走啦,我快看不到你啦。

然而雲朵依舊很用力的挪著,它以為夕陽又要上來燙自己了,於是又更用力了一點。夕陽很難過,天空更加的紅了,那是它的心在流血。

天空紅的一塌糊塗,裡面有雲朵被夕陽燙出來的血,有夕陽因為太難過心口泛出的血,還有一個不知名的畫家胡亂潑上去的紅顏料,染了整片天空。

【古瑞】日记本

震惊,将军年少时竟做过这般事……
※非常ooc,非常。

※一时兴起产物,写着自嗨。

※欢迎收看古瑞德吹自家男友现场。

————

瑞手里拿着本看起来有些年份的日记本,细细的读着,却被里面的内容羞红了脸。

你看到了他的眼睛了吗。
蓝色的,是大海与天空的颜色。
多么干净啊,若是天空那么这便是最为深邃的夜晚,让人被其吸引以致无法自拔。沉溺于其中的温柔,留恋于其中美好,云翳是他的洁白与纯净,星星是便是他的最为闪耀之处。
哪里没有黑暗,有的只是一片深蓝,那便是最美好的归宿。
若那片蓝色是大海,那么便是最为温和的海洋,将人卷进其中被美好包围。浸没于他的温暖,生命与活力就围绕在身周,在手心里。
哪里不曾冰冷,那抹深蓝是最为温暖的地方。
——
瑞看着那些微微泛黄的纸张,上面写满了着爱意几乎要溢出的情话,每一页的主角都是他。男孩瞪大了蓝色眼睛,脸上已经飘满了天边的晚霞。

瑞用力搓了搓脸,把那本几乎写满情话的日记本随意打开一页,走向正在客厅沙发上看书的男人。瑞把那本日记举在男人面前,话语中带着些抱怨的问着。

“你以前可没对我说过这些话。”

“嗯?什么话——”

男人本用着慵懒的嗓音说着,但在抬头时看清面前的文字时,将话头猛的刹住。看着那些腻人的情话,古瑞德不禁轻叹一声,伸手把日记本拿过,又一把将瑞圈进自己怀里,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。

日记本的封面是黑色的,原本方方正正的菱角被磨得不像样子,古瑞德把下巴搁在瑞的肩膀上,勾着嘴角打开了日记本。纸张已经发脆发黄,轻轻一翻就会发出很响的“哗啦”声,古瑞德看了一会

“你是怎么找到这本东西的。”

“就在床底下,你怎麼做到把这种东西随意乱放的?”

“这个啊……反正人已经在我怀里了,还要日记本干什么。”

古瑞德说完轻笑一声,将头埋在瑞的肩窝里,蹭着男孩细嫩的肩膀,温热的鼻息全数打在瑞的肩上,脖子上。

“其實当年我一直以为你讨厌我,恨我,恨我将你的赫雅带走,恨我是一个亚人。”

瑞稍稍侧过身子搂住古瑞德。

“我当时是多么希望你看我一眼啊,这样你就能看到我眼里的爱了。”

“可是你没有。”

“于是我把那些没法说出的话全部写在日记里,哈,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古瑞德将军,也有这样小姑娘家的闲情雅致。”

古瑞德抬起头来,将手里的日记本合上,一手搂着瑞的腰一手抚上他的脸。古瑞德用拇指将男孩的嘴角稍稍提起,自己的嘴角也勾了起来。

“不过好在这日记本里的主角已经在我怀里了,那我也没什么好担心了。”

男人笑着摩挲着男孩的嘴唇,又将自己的贴了上去。所有的话语都淹没在这个温柔的吻里,缠绵柔软,带着陈年往事一并淹没。

2018/8/22-有感而发

“神爱世人吗?”

“神不爱世人,我跟他们又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神啊,年轻人我看你骨骼惊奇,不要和我上来玩一遭?”

————

“那么,你爱神吗?”

“我不爱神,但我爱你。”

请取关我。

这里大概不会再有同人之类的文了,有是有,就是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的少。
原创的一些垃圾可能会很多。
请取关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