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彧

人類的本質是偽裝和欺騙。

啊!!!!!我哭的好大聲!!!!這tm都什麼絕美愛情啊!!!!!!!

😭😭😭😭


初到學校的楊璘,似乎並沒有意識到,男生宿舍並沒有吹風機這種東西。


一個晚修結束,還沒有到第二天早上,我們親愛的楊璘哥哥便一氣之下,把自己辛苦留了兩年的長髮剪了。


楊璘:什麼學校,不上了。


小班長為什麼可以這麼可愛啊。【哭】


【卷桃】躁動

※卷毛x班长
※ooc注意

————

1.

        哪有什么一见钟情,分明是蓄谋已久。

2.

        教室里空调温度打的有点低,头顶的风扇悠悠地转着,掩住了老师讲课的声音,变得有些模糊。班长左手撑着头,听得有些犯困,头时不时点一下,仿佛下一秒就要趴在桌上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    班长的同桌卷毛,还勉勉强强的撑得住,他用余光瞟到自己同桌已经开始发颤的眼皮,只觉得睡意愈发的浓。班长的睫毛比別的男生长一点,随着眼皮一颤一颤的。明明只是看着,但却像是扫在了卷毛心上,只觉得有些乱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困了?”卷毛靠着最后的一点清醒,稍稍转过头问班长。

         班长撩起眼皮看着卷毛,一个音节从有有些过分红润的唇边溢出:“嗯……”

        声音有些许低沉,但终归是少年,只是本该爽朗的声音里莫名多了份颓靡,听起来竟也显出几分撩人来。卷毛忽然觉得自己心跳有些快,不露声色的眨着眼睛错开了视线,四处张望着不敢去看班长。

        卷毛故作正经的咳了一下,看着班长搭在作业本上的手说:“那就睡呗,怕什么。”班长的手修长纤细,骨节分明,指甲修的圆润,指尖还泛着一点红。

        也不知握在手里是什么感觉,卷毛忽然这样想到。

        班长很轻的笑了一下,用略显颓靡的嗓音开口:“行啊,那你不困吗?”

         “……困啊。”

        “那就一起嘛,反正老师也不会说什么。”

        卷毛又把视线移回班长的脸上,却看见班长对他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    少年人唇红齿白,微微一笑便将人人的心思勾去。像是一块碎石投进平静的湖里,泛起的阵阵涟漪震的人春心荡漾。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,好似闪着光,卷毛毫无预兆的坠入这片星辰之中,成了信徒迷失在里面。

        班长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一笑让自己同桌内心有多大的波动,收了笑之后就直接趴在桌子上了。头顶的风扇仍悠悠的转着,带来的凉风却不能消去一丝卷毛心中的燥热。

        看着自己的同桌连眼镜都没摘,就直接不管不顾的趴在桌子上,卷毛一时之间觉得自己清醒了许多。班长的睫毛在闭上眼后显得更长,在眼底抹上一层阴影,少许湿润的唇微微张着,让人生出些暧昧的想法。

        盯着班长看了一会之后,卷毛揉揉了自己有些泛红的耳朵,去了那些乱七八糟且有些诡谲的想法后,也泄气似的趴在桌子上了。趴了一会估计是觉得不舒心,卷毛又将头向着班长去了。班长那张本就好看的脸就这么放大在卷毛面前,带来的冲击力可不止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    卷毛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,这时又掀起了层层波澜。

        两人现在几乎是头靠着头,班长没有睁眼,卷毛也没有说话。卷毛这时看清了班长的眼底还有一颗痣,即使是闭着的眼睛,也衬的勾人。平时总是上扬的嘴角这时也失了弧度,多了份疏人的冷淡,但依旧好看的紧。

        阳光透过窗照进教室,落在无知又大胆,正在偷窥上主的信徒身上,灼得他浑身发热。殊不知,这是上主给予他的惩罚,让他深陷其中从此再也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后,卷毛总算是静下心来,将眼阖上,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他心里扎了根又发了芽。

3.

        楼道里,九月的空气依久燥热的恼人。鞋底磕到水泥台阶的声音,嘈杂的说话声,碰在楼道的墙壁上,向四处散去,又再弹回来,闷闷的回响着。

       班长和卷毛并肩走着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   大家都刚从空调房里出来,身上多多少少带着点凉意,班长的手还有点冰。卷毛手靠的近,不小心蹭到了班长微凉的手背。明明只是一点点的凉,卷毛却觉得手指像是触到了极为炽热的东西,热度从手指蔓延到全身,烧的卷毛心口发烫。

        卷毛轻轻捻了一下指尖,又将手向班长凑了过去。